新闻资讯

新余鉴奥袜子 > 新闻资讯 >

城市美容转型之痛:上半年预亏1.2亿,砍掉40% SK

今年以来,受COVID-19肺炎疫情的影响,品牌服装行业面临困境,甚至女性贴身服装也不可避免。

最近,城市美容(02298。香港),一个全国性的内衣品牌,宣布其自营店和加盟店所在的主要购物区的人流受到限制,这影响了其业绩。据估计,今年上半年它将损失至少1.2亿元。

“疫情正在加速行业变革的速度。今年我们将继续深化变革,寻找城市美的核心竞争力。”7月6日,都市丽人创始人兼董事长郑耀南在接受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采访时表示,为了应对转型的阵痛和市场形势,我们必须以“创业”的决心推进变革。

这个有着22年历史的内衣品牌正试图在品牌、产品、店铺、渠道、组织和管理上进行创新,然后逆潮流而动,取得突破。

转型阵痛

1998年,来自沃尔玛的郑耀南创立了城市美容。从一开始,我们就选择瞄准中国庞大而分散的女性内衣市场,并在2003年非典和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进行扩张。后来,我们找到性感女神“凌志修女”作为代言。在城市美景的顶峰时期,商店的数量一度超过8000家。

然而,经历了零售为王、渠道为王阶段的都市丽人却突然放慢了脚步。自2016年以来,公司的收入增长率和整体毛利率开始下降。

2019年,都市丽人实现营业收入40.82亿元,同比增长19.91%;母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-12.98亿元,同比下降443.13%;毛利率也从2018年的41.7%大幅降至22.6%,这是该公司自2014年上市以来表现最差的一次。

对此,郑耀南将此归咎于几年前的一个战略失误。“在那个阶段,我们走错了路。当我们推动整个产品变革时,我们更多地考虑了内衣的性感和时尚。”他说。

当时,都市美女们想在东方把自己打扮成性感、时尚、高价位的“微米”。然而,事实证明,舒适性和实用性一直是女性内衣领域最大的消费者需求。为了尽快销售产品,特许经营者不得不利用打折、买一送一等促销手段来消化积压的库存,这最终导致整体毛利率的持续下降。

因此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城市美开始发生变化和转变。有着20多年零售经验的肖不仅被阿迪达斯聘用为公司首席执行官,而且他还用自己的女儿关小童取代了代言人。记者注意到,在此之前,大都会丽人已聘请瓦格纳前研发部长唐千腾担任首席技术官,协助公司进行产品研发。

“去年,我们通过咨询公司的研究对品牌和产品进行了重新定位,回到了‘实用、美观、优质’的定位。与此同时,我们还对产品线进行了许多改革,包括专注于一些常青车型和创造更多爆炸性产品。”肖在接受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采访时表示,自去年以来,该公司已将原厂产品数量减少了约40%,从2000多个单品减少到今年秋冬只剩下约1200个单品。